欢迎光临山西省汾河灌溉管理局

    先进个人事迹报告(三)----李连山(一坝站)

    编辑:管理员 来源:汾河灌溉网 发布时间:2012-09-17 11:42:32 点击:

         我叫李连山,是山西省汾河灌溉管理局一坝管理站一名普通的闸坝工。从1982年参加工作以来,我在这个地处荒郊野外的小单位工作已有整整30年。30年来,凭着对水利事业的强烈责任感和一腔矢志不渝的信念和热情,把对水利事业的忠诚,对本职工作的热爱,全部默默溶铸于自己从事的工作中。现在,我的年龄也已到了知天命的岁数,把自己的一生交给这里,我感到的不是失落,而是骄傲;不是遗憾,而是自豪!我暗下决心,要用满腔的热血和激情,在这个广阔而平凡的舞台上谱写自己不平凡的人生。其实,我在自己的岗位上没有出人意料的事迹,但我有一种执着、坚守的信念。
            一坝站是汾河灌区的龙头枢纽进水口,负责每年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的引水灌溉工作。由于单位人员少,任务重,责任大,我索性住下来,单位既成了我的家,又是我的岗位。面对多项工作任务,我从未退缩,30年如一日,不畏雪雨风霜,不怕酷暑严寒,不分白昼黑夜,定时观察水情,随时调配水、测流量、统计、计算、汇报……。在供水期间,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,与蚊虫为伴早已习以为常,巡渠几公里,饿了啃方便面,渴了喝凉水。为了更好地把水利用好,每次来水之前,我都准备好灰渣,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水到,我都要及时堵漏,直至点水归天。2002那年,春浇刚开始,由于大量冰块堆积,把东干渠北固碾地段掘开了大个口子,水正从开口处“哗哗”地流向旁边大棚菜地里,这样会给菜农带来巨大损失。当时正直凌晨三点,发现问题后我立即向站领导汇报,根据实际情况,我急忙联系向阳所的同志和附近村民找来编织袋装土添堵开口,避免了一场毁田事故。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,奋战了几个小时,此时才感觉到了浑身的冰冷!在一日日的锻炼和磨砺中,我的业务能力得到了质的提高,不仅能准确预知库水到来的时间和大小,也能一眼看出渠道引水流量有多少,处理引水中出现的所有状况都能快捷有效,得心应手。这样,确保了每次供水工作任务都能按计划顺利圆满完成。
            由于近年来单位年轻人多,工作经验少,我承担起了供水生产的全面工作。如何做好本职工作,如何胜任这个岗位,成为我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。自己已不仅仅处在一个单纯的生产操作岗位,不同于原有的工作模式,而是供水生产的参与者、组织者和管理者。在当股长的这几十年里,我严以律己、以身作则、身先士卒,认真遵守上级及单位的各项规章制度,从未发生一起违规违章断浇事故,圆满完成了历年引水及配水任务。与此同时,我还负责单位的工程管理。记得在西干渠覆盖工程建设中,当时任务重、时间紧,要求务必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工程量,才能顺利完成当年的供水任务。当时我负责这项工程的监理工作,在工地上摸爬滚打数十几天,磨坏了鞋、磨破了脚,身上嗮脱了层皮,终于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了这项工程。确保了安全、及时地供水。经我施工的大大小小10多项工程没有一项不合格。我不分昼夜,坚守工地,为水利设施正常运行赢得了安全保障。
            “一个人可以没有文凭,但决不可以没有知识”,这是我十分欣赏的一句话。虽然我只有高中文化程度,但从不因文化程度低而气馁,而是积极努力地学习水利知识,刻苦钻研业务。1999年,我参加了山西省水利工程概(预)算培训班学习,掌握了一定的水利工程造价管理知识。2004年,我参加了山西省水利工程建设监理工程师培训班学习,提高了监理专业技术水平。在站节水改造工程建设中,我连续六年担任现场监理工作,为我站水利工程建设严格把关,很好地控制了工程按计划和标准完成施工,保证了工程质量。得到项目部的高度评价。在施工实践中,我虚心求学,掌握了识图,测量,放线等知识和技术,在渠道维护工程,河道湿地工程等建设项目中担任技术员职务,为我们单位的水利工程设施建设做出了一定的贡献。有人说,一坝站地处荒郊野外,哪里是人能呆的住的地方!的确,这里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都很差,艰苦是显而易见的,但自从我参加工作以来,就把单位当做了自己的家。也许是我从小苦惯了,能够适应这里的条件,或者是因为我心无大志,安于清贫,眼看着领导换了一任又一任,职工走了一茬又一茬,而我尽管干的多,挣得少,却一直在留守。这里的山、这里的水,这里的坝、这里的闸,这里的一切我都如此的熟悉!几十年来,河水由我刚来时候的细水长流到断流,又从干涸变成清水复流;河滩由荒芜变成湿地;大坝由堆石的变成混凝土坝;渠道由土质变砌石,水闸旧貌变新颜……,看到这些改变,我由衷地感到自豪。在这些工程建设中,我做过监理员、施工员,技术员,可谓是为这些改变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和汗水。在工地上,有一个包工头问我,老李在单位一个月能挣多少工资呀?我每听到别人问我在单位工资的时候就感觉有些尴尬,心里不是滋味。一个养家糊口的大男人羞于说出一个月就一千元的工资,就含糊地说不算多!曾有一位老板找到我说:“你给我干技术员吧,我每月给你六千元工资!”他很认真,我却毫不犹豫的婉言拒绝,面对老婆的埋怨,孩子的期盼,我内疚过,自责过,也彷徨过,但在家庭和工作上,我选择了后者。
            几十年了,我已经把单位当作了家,我丢不下它!我是一名最基层的水利工作者,认真踏实地做好本质工作,一心一意为老百姓服务,就是我最大的快乐。在今后的工作中,我将会一如既往地坚守岗位,认真履职,做好汾管局一坝管理站的排头兵。